酒草

焕哉何煌煌 悠悠与天地久长

—— 这个杀手不太冷(八)

完整版,前文已修。

————————————————————————————

  瞳看着眼前的初七,他的眼神正往旧碟片的展示柜那边飘。

  他近来的变化瞳看在眼里,休假期尚未结束,可他却突然造访。目的是让瞳帮忙带一套训练用的枪械,理由是需要练习以免手生。瞳对初七说,他一点也不适合撒谎或者迂回拐弯。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初七略一沉吟,直说了他需要一套新手用的训练设备。

  瞳猜想应该是有那么一个人进入到了初七的生活里,不过既然初七不愿点明,他亦不必多问,只是答应了初七的要求让他过两日来取。另一个小的细节是初七走的时候也没有按惯例拿牛奶和麦片,瞳默默地记下,拼凑出的那个会抽烟喜欢吃糖的形象又...

—— 这个杀手不太冷(七)

  初七撑着手望向出租车窗外渐次亮起的灯,沈夜坐在他旁边的位置眼皮打着架。

  终于,沈夜撑不住合眼睡着了,身体一倒压在了初七肩上,初七偏头一看,恰好看到沈夜毛茸茸的脑袋,发尾微微打着卷。

  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再怎么要强,果然还是很累了吧。

  初七调整了一下坐姿让沈夜能靠得舒服些,眼神又飘出了窗外。

  说实话,在今天以前初七从未想过搬离原来的住处,那些半灰色的地带他看着眼里,却并不怎么在乎,自成一派的规则和各色的居民实际上都提供了不少自由和便利。他自己的生活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单调乏味,但是他也不怎么在意,独自一人坐在出租屋里喝着一成不变的牛奶加麦片的时候也不会羡慕外面的万...

若非偶闻


你的消息


恐难唤起


尘封的回忆


若非偶遇


你的踪迹


彼此的距离


缄口不提


在黑暗中穿行


双唇又紧抿


指责呼啸而去


气息却最为静谧


欢迎我的爱人


久别后莅临


向观众们谈起他的遭遇


当道路上仍然


充盈着灰霾


最瞩目的遴选


打趣的安排


守着残破的爱


听周身喝彩


一曲咏叹


红莲盛开


——————————————


简直是在这坑里摔断腿了,看什么都能想到初夜_(:_」∠)_


啊……好想吃恶魔七X圣子夜的祭坛肉(๑´ㅂ`๑)

—— 这个杀手不太冷(六)

  沈夜很不想在初七面前那么失态,然而不管他怎么努力也无法克制生理上的抽噎和不断渗出的泪。

  初七看着他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最后迟疑着递上了一方帕子,

  “你叫什么名字?”

  “……沈夜。”

  “你父亲他……”

  沈夜立刻打断了初七的话,

  “没准哪天我也会杀了他。”

  “你的哥哥也……”

  “哥哥?”

  “那天见到的牵着个小女孩的人。”

  “我没有哥哥,他怎么会是我哥哥,奸猾阴险,两面三刀,品味还差得要命!”

  “……”

  “既然你讨厌他们,为什么还要哭呢?”

  沈夜的手捏紧了帕子,手背覆到自己的眼睛上,

  “那些人杀了我妹妹!小...

—— 这个杀手不太冷(五)

  黑洞洞的枪口抵着沈夜的脑袋,但他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毫不迟疑地挣开钳制往外跑,然后脑后重重地挨了一下。

  黑衣人架起了他快要扑倒的身体,把他牢牢卡在臂弯里。

  “少爷不要让我为难,我出来混求的是富贵不是丢命,如今天天悬着脑袋,已是惊弓之鸟不敢出头了。”

  沈夜被那人架着移到了窗边,他脑袋晕乎乎的,血从头上流下来迷住了视线,他只恍恍惚惚看到下面是一片混战,而且看着装不是父亲和雩风一党起了冲突,楼下的枪声和打斗声随着脑子里的嗡嗡声让他的头都快爆炸了。

  枪声静止了一会儿,随后又是一声枪响,把沈夜心中所存的最后一点侥幸也击毙了。他闭上眼,泪水混着血淌了下来,心中满满都是懊悔。...

—— 这个杀手不太冷(四)

  阳光从窗口斜斜照进来,反射在楼梯扶手的金属面上,有些刺目。

       沈夜盯着那光眼睛有点涩。

  这里……恐怕真的是最后一次来了……

  他转头对父亲说,

  “父亲,我有东西忘在房间里了,我能过去拿吗?”

  沈父看着他默了一阵,指了身边一个人让他陪着沈夜去。

  “快去快回,我和小曦在楼下等你。”

  沈夜自嘲地笑了笑,他很想抛弃掉他疲惫的思考,他不想听它对他说父亲用小曦来防止他可能的小动作,转身重新进了房子里,被指派的人匆忙跟进去。

  冰箱里的两盒牛奶是前几天他让风琊买的,本来打算当答谢...

—— 这个杀手不太冷(三)

  沈父把雩风让进上座,自己坐在了下首,回头吩咐沈夜沏茶。 

  沈夜脑子里还在整合分析刚才听到的信息,沈父连唤了两声才反应过来,应了一声离开了客厅,然后轻手轻脚地进了小曦房间把她摇醒。

  “小曦,快醒醒,不要睡了!”

  小曦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冲沈夜笑,张开手臂要他抱,沈夜心下一酸,抱起她走到柜子前打开柜门把她放进去。

  “小曦在这里等哥哥好吗,不论发生什么事都别出来。”

  缩成小小一团的身体有些颤抖,担忧地问哥哥发生了什么。沈夜抱住她,轻声安慰着她让她别害怕,只是捉迷藏。小脑袋轻轻点了点,对沈夜说,

  “嗯,只要有哥哥在,小曦什么也不怕。”

  沈夜放...

—— 这个杀手不太冷(二)

  住在新家的日子很无聊,风琊说是来照顾自己和小曦但实际跟监禁差不了多少。沈夜和小曦不被允许离开楼房,也没有人会来探视他们,吃的由风琊定点去买了带回来。沈夜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正酝酿着即将爆发,但现在的他是如此弱小而无能为力。

  两年前流月帮帮主病倒,从那时起他就已经不被允许和身为继承人的沧溟来往,住所一直在变,接触的人越来越少,现在和父亲那边唯一的接口风琊虽然平日里表现得高傲狂妄,但却并非一个轻率的草包,纵使沈夜再小心地旁敲侧击,一旦触及核心信息他就打太极绕过,沈夜心下恼火却毫无办法,每天能做的事情就只有陪着小曦让她不要感到孤独害怕。

  唯一的期待就是在小曦午睡时跑出家门坐在楼道里会时不...

—— 这个杀手不太冷(一)

电影paro,里昂初七x玛蒂尔达小翠 ( ̄▽ ̄)~* 

ps:文中人物并不全部对应电影,情节亦有出入

——————————————————————

  初七出完任务后与往常一样到便利店与老板交接,他没有过往的记忆,能回想起的最早的东西就是店老板家里某间房的白色天花板。

  老板叫瞳,高挑瘦削,淡漠高冷,在刚捡回初七正当他懵懂之时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告诉了他自己和他的名字和跟他说这里不养闲人,然后就给了他各种枪械武器,帮他训练到一定程度之后就给他派任务,暗杀。完成第一笔单子拿到钱的那一天就被瞳以“可以自力更生了”为由,给了他一个地址让他搬了出去,只在有任务时联系他。初七...

—— 是夜,雨

  雨夜,无星无月,北风飘寒。


  沈夜结束了一天的公务,哄睡了惊蹄的妹妹,迤迤然独自回到寝殿。窗外浓厚的夜色透着细雨,一窗之隔的室内空气静如凝结,数枚豆大的烛火微弱的跃动着,映着他安静的脸,垂下的睫毛投下的淡淡影子。此刻的他看上去平静安然,而暗处他真正的影子却能清晰地觉察到他的疲倦与不安。


  初七觉得,“欲盖弥彰”大约是最适合他的主人的形容词,将痛楚的迹象死死掩藏让人更无法忽视他的每一下呼吸,从容淡漠的面庞令人更为在意他眉梢眼角之间泄露的每一点情态,庄重的祭司长袍和浓密的长卷发遮盖下的苍白肌肤愈发惹得人遐思点染。


  他惯于将情绪藏得滴水不漏,画地为牢,甘于自囚,却不自意...

返回顶部
©酒草 | Powered by LOFTER